Our crazy dad
Question
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dad did is to
提交
“你们绝对不会想到马上要发生什么!”爸爸悬吊在枝形吊灯上,大喊着。奥德丽和我还在半睡半醒中,所以我们甚至没有理他。

“马戏团来我们的小镇了!”爸爸大喊着,”我们要去看!“

爸爸太开心了,我们也试图开心起来,但我们更多地在担心他是不是把邻居都吵醒了。

那天早晨,爸爸一直在谈论马戏团的事情。

他表现的非常不负责任,他做了很多危险狂野的并且可能诱发悲剧的特技动作。

当妈妈回到家时,我们熨了我们最好的衣服,并且准备好要去马戏团了。

奥德丽要错过她的空手道的课了,而我也真的很想看电视,但我们知道如果我们不去,爸爸一定会骂我们的。

在去马戏团的路上,一直都在下雨,但是爸爸根本不在乎。

而至于妈妈,淋雨对身体健康会有害的,但是爸爸说,如果你将淋雨和把你的头放到狮子的嘴里比起来,淋雨真是小儿科。

马戏团的帐篷很大。在灯光熄灭前,我们注意到来的人很少。但爸爸似乎并不介意。

演出很卖力,尤其是狮子和杂技演员的表演。然而,在某些方面,爸爸告诉我们的是这个马戏表演更有意思一些。

但是爸爸玩得很开心。在某些他认为恐怖的部分,他坚持要捂住我们的眼睛。奥德丽跟我耳语说,这种表现就是某些人称为代购的一部分。

在演出之后,当我和奥德丽等在车里是,妈妈和爸爸吵了一架。稍晚一些时,妈妈一个人回到车里,告诉我们说爸爸决定离开并且加入马戏团。

爸爸自那天起就没有回过家。但是即使他走了,他也没有忘记我们。他从世界各地发回邮件给我们。在他的信中,他告诉我们关于他的马戏团训练经历和他的奇幻历险记。但是他谈论最多的,是他有多想念我们。

奥黛丽和我彼此互相安慰地说到,爸爸有了很大的进步并做得那么好,实在是太好了。但在内心深处,我们只是希望他能回家。

还有回到家。。与他的马戏团一起!

我们都准备好再看一次表演了,但这一次真的非常令人激动。这一次是我们的爸爸在表演。

爸爸演了所有!

但是他在演出结束后做得事才是最棒的---他跟我们一起回家了!在回家的路上,妈妈和奥黛丽和我告诉爸爸,从我们坐的位置看所有不同的表演,是一件多么棒的事情。爸爸紧紧地拥抱了我们并且答应我们他再也不会跑掉了。

在这之后,一切都回归正常了。

好吧,基本上一切跟以前一样吧。

视频文本已隐藏,本文本来自网络或网友仅供参考
显示视频文本

Discuss

0 comments
characters remainingSubmit
反馈